新闻媒体

专访韩兴:量化交易是农耕时代到机械化时代的进步

2015.03.25    凯纳资本


韩兴


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凯纳集团副总经理,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曾任华创期货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南华期货金融机构部总经理。长期负责管理研究团队及产品设计,并积极拓展公司的创新业务及员工的专业培训,致力于推动量化对冲产品创新进程。

精彩语录:

进入期货市场以后,对我个人而言,我在不断地拿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进行对照,然后再不断地修正自己的各种理念和思路。以前我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就是银行、公募基金和期货公司,它们各有各的业务,特别是期货公司和银行以及公募基金的交叉点非常少。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想,或者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希望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我希望获得更多的交流,在更广阔的天地进行我的工作或者拓展视野等等。实际上在这些合同条款里面,你会发现每一笔资金都是有属性的,或许是它承受风险的偏好不同,或许是它对流动性的要求不同。那么根据这些基本的属性,我们给它相对应的能够满足它要求的策略和一些属性的策略。我觉得量化交易的优势相对比较明显。第一,和主观交易比较,量化交易首先能剔除人性的弱点。做量化的时候可以让你同时兼顾很多个品种,几十个上百个都是没问题的。做量化研究的时候只要有足够长且正确的历史数据,它是建立在统计的基础上,所以对做量化研究的人来说,标的物本身是什么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供研究的数据。以前传统的交易就相当于是农耕时代,量化交易相当于是机械化流水线操作的时代。我们在开发模型的时候,所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则还是要客观。整个模型的开发过程实际上就是我们内部的讨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争辩的过程。真理是怎么产生的,真理就是越辩越明的,他是由辩论产生的。一个交易行为一种交易策略,用的人越少,这个策略的收益就越明显。我觉得尽管是做量化研究,我们还是会去思考,这个策略能够盈利的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从更长周期来看,稳定性比较好的策略都是和市场根本的一些逻辑有关系。这些由市场根本原因产生的策略,它的盈亏比都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值。我们认为圣杯式的策略是虚无缥缈的。每一个策略有一个这样的优势,就相应会有一个那样的缺点,所以想要稳定的收益率,我们还是觉得要有更多低相关性的策略把它进行组合,对市场上低相关性的品种进行分散投资,才能真正满足长期稳定的收益目标。我们在做策略的时候,不是去看这个策略的收益率是多少,而是去看这个策略的盈亏比是多少。所谓的资产管理工作,第一位是控制风险,控制限定的风险,去博更高的收益。对于我自己来说,我要确保我自己的策略是够分散的。当市场集中在某一类型的策略的时候,这只会影响我部分的策略。我觉得现在还做不到对冲基金的一个创新,因为还不能够给到对冲基金一个真正的自由度。


七禾网1韩总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七禾网的专访。您在2006年入行证券私募,之后转到期货行业,请问您当时从证券转向期货的原因是什么?

韩兴:刚进入证券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的问题,机缘巧合之下就加入了证券行业。应该说运气比较好,一进去就是大牛市。到了2007的时候,股市发生了“530”事件,出现了大跌行情,对我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当然“530”行情比较短暂,之后股市又开始恢复,但是我感觉股票市场和原来相比会发生变化。当时有很多资金正在离场,我觉得出去之后再也不会进来了,这时我开始真正意识到风险。股票是单边操作,这就存在一定的问题,我希望能够找一个做空的市场,有做空的机制。这是最早产生的一个想法,算是为后来去期货市场做了一个铺垫。后面则是机缘巧合,有朋友介绍我去期货公司工作。刚去期货行业的时候从最基础的工作开始做,怀着一种学习的心,想要了解期货市场的情况。大概是2007年年底的时候开始进入到期货市场,但那个时候对期货不是很了解。我记得到5500点时,基本上就不从事股票了。然后开始一门心思学习期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发现期货市场和原来做的证券市场之间越来越多的差异性。它的差异性是由这两个市场最本质的一些交易规则所产生的。我觉得进入期货市场以后,对我个人而言,我在不断地拿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进行对照,然后再不断地修正自己的各种理念和思路。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情况。



七禾网2您从事期货行业之后,曾任华创期货研究所所长,请问您当时的工作专注于哪些?


韩兴:华创是我进入期货行业以后第一家去的公司,当年它不叫华创,是在华创证券收购重组公司以后改名的,我进去的时候那家公司还叫重庆港九。我进入公司正好时逢2007年重庆港九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最初我一起参与了当时研发中心的筹备,整个研发中心的人员基本上也是由我一点一点招聘进来的。然后我开始思考如何做卖方,即期货行业的卖方研究,如何来搭组织架构。所以这个时候的工作,主要还是把研究和市场联系起来。看看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应该怎么样来写周报、日报,能够给客户的期货交易带来一定的投资建议,能够为客户带来效益。在2010年,也就是股指期货上市以后,我们的研究方向增添了一些新的内容。股指期货上市以后,我们研究所从原来传统的基本面品种研究分析转换成立了金工部,专门做金融工程,这也是我朝量化方向发展的一个开端。我们研究所也做了比如说沪深300股指期货和股票现货无风险套利的模型等等,这些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做起来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慢慢发现,原来整个期货公司的经营比较单一,只是在做一个纯粹的经纪业务,后来又做了投资咨询业务。但是总的而言期货公司的发展方向还是会朝着资产管理的方向发展。当时期货公司还没有所谓的资产管理部或者资产管理牌照,那么我们研究所的工作就是为将来朝资产管理发展做一个投研上的铺垫。所以我们当时的工作或者说我负责的工作更多的还是在做一些交易策略,然后开始考虑怎么样实现产品化,进行资产管理运行,这就是当时我负责的主要内容。

 


七禾网3您离开华创期货之后,进入南华期货担任金融机构部总经理,在职期间,您主要负责的项目是什么?


韩兴:就像刚才说的,之前我在华创研究所工作的时候,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样做期货资管的产品。这个金融机构部是南华总部直属的一级部门,从一开始的时候这个金融机构部就定义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联系各个机构,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公募、私募等等,然后在联系各个机构的过程当中,获得一些机构的分仓。这一部分的工作和传统的券商卖方研究的机构销售是一样的。金融机构部的属性就是类似一个证券研究所的机构,他具备基本研究的属性,具备一定的机构销售属性。从刚才说的机构销售存在销售业务来说,要获得这些机构的一些分仓,你必须给这些机构提供一定的服务,不管是在行业报告上还是在一些策略的交流上。另一方面,当时期货的私募阳光化开始兴起。在产品发售这一块的需求就起来了,所以就当时而言我负责的工作主要偏向产品发售。


我到了南华以后一直主持产品发售的工作,当时也发行了很多的产品。一般的产品发售会从结构化开始做起,我们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直接从管理型产品开始。但也正因为走出了这条路,当时南华在市场的期货产品发售上有一定的声誉。这个时期的产品发售还牵涉到一个所谓通道业务的问题,当时私募自身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地位,更多的都是采用基金专户的形式来作为产品的通道来发售。所以我的考虑也是用这一块的业务来带动机构分仓业务。我当时和基金公司以及通道的沟通特别多,如果原来只是做分仓业务,那就是一个纯卖方,而现在通过通道业务的带动,我们也成为了买方。在很多交易当中,大家相互地成为买方,有利于期货公司在行业内获得一个更平等的对话权,推动市场发展。这个事情本身对整个行业非常有意义。实际上,在以前我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就是银行、公募基金和期货公司,它们各有各的业务,特别是期货公司和银行以及公募基金的交叉点非常少。所以那些机构不了解期货和期货公司的运作,期货公司也不了解那些机构的运作,交叉点比较小。现在混业经营,大家在业务上进行交叉,虽然在刚开头的时候难度非常大,经过这一两年的发展,期货公司与这些基金公司、银行通过项目来推动交流,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现在无论是银行还是基金公司,他们对期货资管行业的了解已经进步了很多。



七禾网42013年您转入期货私募行业,目前担任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从期货公司到投资公司,您做出这个选择,主要考虑了哪几个方面的因素?


韩兴:我在2014年转入期货私募行业,说到做了哪些考虑,应该有很多的偶然性。比如说我的合伙人陈总——陈曦,他对我做了邀请,还有我比较看好整个行业的发展前景。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想,或者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希望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我希望获得更多的交流,在更广阔的天地进行我的工作或者拓展视野等等。所以我觉得进入资管时代以后,可能会换一个角度来看待市场,来参与这个金融行业,参与这个工作,让自己活得更好。

 


七禾网5据了解您已经有10年的期货从业经历,在您看来,在这10年之间,期货市场出现了哪些大的变化?


韩兴:我觉得这个变化真的很大,也带有一定的周期性。我在2007年底进入期货市场,从法律法规的角度而言,这个市场变得越来越规范。从业人员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而且增加的速度比较快,从业人员的素质也在不断提高,这个市场的参与者,投资者,不管是数量上,还是在结构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以前在这个市场上,实际只有自然人客户和一般企业客户,企业可能做一些套保,有些企业甚至不怎么做。但是现在这个市场,尤其是股指期货上市以来,在投资的结构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随着新品种的不断增加,市场的规模和容量在不断的增加,投资者结构也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个市场要成熟,发展到一定阶段,我觉得主要看三个方面,第一这个市场的体制是否熟,这些可以从法律法规是否健全中看出来;第二这个市场的品种是否丰富,这可以从近几年不断地有新品种推出中看出;第三就是参与这个市场的人的水平如何,他的结构是怎么样的。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切实感受到不管是我们的证券市场还是我们的期货市场,总体来说变得越来越成熟,可能获得暴利的机会也越来越小,大家的交易难度也增加了,但我觉得总体而言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我们的市场变得更健康了。

 


七禾网6凯纳集团旗下有广东凯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凯纳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长利凯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请问每个子公司的定位是什么?


韩兴:实际上我们现在分成了北京、上海还有广州三地。那么这四个子公司当中广东凯纳和广州凯纳,相对来说是一体的,因为它们都在广州,主要还是负责投研这一块。然后我们的上海凯纳,负责整个资产管理产品的规划和设计,我们的中台业务在上海公司,上海公司也有一部分技术人员,一部分IT人员进行编程工作。北京凯纳主要是我们的市场渠道。这几家公司,在内部可以理解为不同分工,不同职能的几个部门。

 


七禾网7凯纳集团在广州、上海、北京分别成立子公司,请问做这样布局的原因是什么?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如何去协调或者配合其它三家公司的工作?


韩兴:虽然我们的公司最早在广州,但是阳光化的产品发售一直在上海进行。当时上海凯纳还没有成立,所以一直以出差的形式在上海工作。到了一定规模之后,我们就决定在上海成立公司,把这一部分工作仍旧放在上海做。上海公司实际上就是随着公司的发展把它实体化了而已。北京的公司是我们新设的,主要是考虑到对外,上海的对外主要还只是在产品运作、项目对接上。原来我们没有一个具体的市场部或者销售部专门来做产品销售。以前的销售都是外包的,相当于全部外包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期货公司、证券公司、第三方等。后面我们也考虑可以尝试自己做一个销售平台,最后考虑选址的时候决定把销售平台放在北京。


上海这边相当于是一个中台部门,所有项目的审核和运维都是在上海进行。在整个产品的流程中可能销售的部门,市场的部门会去做项目的发起。发起完之后,由上海公司把这些发起的项目进行整理然后制表,再与广州技术部门对接。看看在投资范围上,投资限制上等等要不要做一些相应的修改。整个资金和技术对接完成以后,由上海公司来牵头走整个流程。

 


七禾网8您长期负责产品的设计,每一档产品都会有自己的特点,根据不同的类型,策略的制定会有何不同?


韩兴:所有的产品都有一些基本要素,比如说,产品的投向、投资范围、投资限制等,这些也是通常说的风控的一些条款。再加上产品在流动性上的要求,它的封闭期,开放日等等。根据这些资金的属性,我们称之为资金的属性,实际上在这些合同条款里面,你会发现每一笔资金都是有属性的,或许是它承受风险的偏好不同,或许是它对流动性的要求不同。那么根据这些基本的属性,我们给它相对应的能够满足它要求的策略。

 


七禾网9在投资的实践中,人机结合越来越普遍,量化投资逐渐成为一种重要的投资工具,从您的角度来看,量化交易的优势是什么?它能够得到普遍应用的原因是什么?


韩兴:我觉得量化交易的优势相对比较明显。第一,和主观交易比较,量化交易首先能剔除人性的弱点。我们很多时候做交易,包括我们以前在卖方的时候发现很多客户交易之所以失败,有的时候并不是他的分析能力不好,有很多客户在市场交易了那么多年,实际上已经有很专业的分析能力。那么更多的是一个心态问题,所谓的心态问题实际上就是他不能够坚定地去执行他的交易纪律和他的交易计划。那么在做程序化交易的时候就可以剔除这个弊端。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做主观,自己操盘的时候,会有一个问题,你可以同时兼顾的产品品种是有限的。但做量化的时候可以让你同时兼顾很多个品种,几十个上百个都是没问题的。相对于你一个人只能兼顾两三个品种的话,会让你获得更多的交易机会。还有一个就是量化和原来传统的研究分析的方法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比如我之前在研究所工作的时候,我们的行业研究员或者说我们品种研究员,他都是针对某一个品种,针对某一个行业进行研究。我们在挑选这些研究员的时候,除了考虑到他的一些基本功底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会考虑到他之前的专业、经历与这个行业的相关度。因为需要你对这个品种的行业本身有更多的理解,更多的背景资料,然后才能做出更全面的分析。但做量化研究的时候只要有足够长且正确的历史数据,它是建立在统计的基础上,所以对做量化研究的人来说,标的物本身是什么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供研究的数据。比如某个品种过去若干年的历史价格,成交量的数据你都能够拥有,你就能总结出规律,形成你自己的交易策略。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量化研究大大提高了产生策略的生产力。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事情,做传统研究的时候,会受很多背景的限制。比如你研究有色,以传统观念来说研究有色的人,最好能在有色的现货企业做过,那么你具备了这些专门研究的条件,所产生的成果也只是有色这个板块的。铜铝铅锌这些品种的关联度比较大,可能一个人做多个品种的研究,但在研究要求更高的时候则是一个人做一个品种。比如说我专门做铜,锌和铜这两个行业可能还有一些差异,那么他的生产力相对会比较低。做了量化以后就不一样,你用了量化的方式,只要有数据就行了。以前传统的交易就相当于是农耕时代,量化交易相当于是机械化流水线操作的时代。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量化被越来越多地去运用的主要原因,因为它确实提高了效率,推动了生产力。另外一个就是在交易上,它剔除了人性的弱点,提高了资产管理规模,提高了资产管理容量,然后减少了人为的失误。

 


七禾网10上海凯纳研发出全系列量化交易模型,包括日内模型、趋势模型、套利模型共数百套,请问团队在开发模型的时候,他们所遵循原则是什么?


韩兴:我觉得我们在开发模型的时候,所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则还是要客观。整个模型的开发过程实际上就是我们内部的讨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争辩的过程。刚才说到一个客观,那么真理是怎么产生的,真理就是越辩越明的,他是由辩论产生的。我们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技术部的人员是不断地来论证的。我们觉得如果你有一个想法,一个观点,可能无法说明它百分百就是真理,你没有办法证真,但是你有办法证伪。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大家力争都想不出来这个模型还有什么问题时才让它通过。

 


七禾网11从您的角度来看,一个策略的收益受到影响,主要来自哪些方面的原因?


韩兴:任何策略都有赚钱和亏损的时候。如果要说它的收益受到影响,在我们的理解中就是这个策略实际交易的或者它近期交易的情况和原来我们做测试的时候差别比较大。我们觉得它受到的影响主要还是随着进入市场投资主体的增加,或者说竞争越来越激烈,有一些策略可能开始趋同,或者说用同种类似策略越来越多,有一些是基本的原理。一个交易行为一种交易策略,用的人越少,这个策略的收益就越明显。如果这个市场的人都在用同一种策略进行交易,那我想这个都是赚不了钱的,收益就会受到影响,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七禾网12在策略模型上,凯纳“力争质疑自己的策略,直到找不出漏洞”。请问上海凯纳用什么手段或者方式来质疑?如果发现漏洞之后,又是如何去处理的?


韩兴:我们在每一个策略上架之前,都需要通过投资委员会,然后负责开发这个策略的策略师和相应的投资总监都会参与投资委员会的评审,对这个策略进行讨论。能够上架的策略都是大家经过充分的考量过的,在这个过程当中,由于做这个策略的人和其他参与讨论的人,他的角度和思路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实际上是在通过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策略,尽可能全面的去考虑这个策略在各种情况下它的表现。


其实这个也不能说是策略的漏洞,只能说我们尽量把这个类型的策略做得能够获得更高的盈亏比。然后在实际运作的过程中,由于行情的变化,这个策略的适用性就会发生变化,那么我们在这个上面会进行一定的调整,更改一些参数等。我们用组合策略,因此每一个产品都有比较多的组合的策略,可能会对策略组进行一定的调整,包括在权重比例或者是否使用上进行相应的调整。

 


七禾网13处理量化策略漏洞的过程中,是否会出现过度优化的现象?您觉得应该如何去掌握这个度,以免出现过度优化的现象?


韩兴:从我们实际上架的策略来看,还没有出现过度优化的情况。在策略研发过程当中,拿到会上讨论的策略,可能会有过度优化的现象,但是在这个讨论当中,由于大家的思想角度不一样,很容易就能把过度优化的问题找出来,然后去解决或者改变它。


我觉得尽管是做量化研究,我们还是会去思考,这个策略能够盈利的背后的逻辑是什么。结合市场的实际情况来思考,总的来说,有的策略能够赚钱,就是说它的盈亏比比较高,但是它的生命力,它的有效期相对比较短。从更长周期来看,稳定性比较好的策略都是和市场根本的一些逻辑有关系。比如说人的贪婪的属性,市场的有效性。这些由市场根本原因产生的策略,它的盈亏比都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值。所以那个所谓的过度优化,就是一定要把一个比较固定的盈亏比做得更好,或者看起来很好很好。实际上,它背后肯定是过度优化的。我们做量化组合的原因是我们觉得鱼和熊掌是不可兼得的,你硬是要兼得鱼和熊掌,那这肯定是有问题的。

 


七禾网14目前有较多的程序化投资者使用多品种、多策略、多周期的组合模式,但也有人认为“专注”才是王道,他们使用单品种、单策略、单周期的模式,对此,请谈谈您的看法?


韩兴:这个观点我们很明确,我们还是坚持多策略分散投资的投资理念。国内刚开始做量化的时候大家都在找一个圣杯,就是任何时间点,这个策略都能赚钱。但是我们认为圣杯式的策略是虚无缥缈的。每一个策略有一个这样的优势,就相应会有一个那样的缺点,所以想要稳定的收益率,我们还是觉得要有更多低相关性的策略把它进行组合,对市场上低相关性的品种进行分散投资,才能真正满足长期稳定的收益目标。

 


七禾网15目前,“期权”是市场的一大热点,有人认为它是一个对付极端行情非常好的工具,请谈谈您对期权的理解?


韩兴:我觉得期权是个好东西,因为我觉得现在国内的市场和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比,总的而言还是缺乏对冲工具,我们需要更多的金融衍生品。也只有有了更多的对冲工具,我们才能做更多的策略,去做更多的选择,市场资金的多元化差异才会形成。所以我觉得期权的推出,对这个市场是有积极意义的,它能让整个市场更繁荣更健康地发展,这是从大的角度来说。从我们自己交易的角度来说,有更多的新品种的推出,对我们制定策略帮投资者获取稳定、可观的收益会更有益。



七禾网16“高度重视风险管理,只有把各种不愿意承担的风险都规避或者对冲掉,保留下来我们愿意承担的风险,才是生存之道。”请问上海凯纳愿意承担的风险是多少?如何才能规避或者对冲掉风险?


韩兴:很多客户会问我们收益率能达到多少,我们以前回答这个问题就会觉得有点怪,为什么?因为在我们看来,要回答收益率能达到多少的问题,首先要反问你愿意承担的风险是多少。实际上我们在做策略的时候,不是去看这个策略的收益率是多少,而是去看这个策略的盈亏比是多少。你是用一分风险换一分收益还是用一分风险换取两分、三分收益。实际上这才是最核心,最关键的地方,而不只是绝对的只看收益率本身。我可以举个例子,我的某一笔资金,一百万,我赚了五十万,那就是50%的收益。可能客户挺开心,但问题是这个五十万是用多少风险换回来的,这个很重要。如果这个五十万是用100%的风险换回来的,那么50%的收益是很不值得的。因为你今年赚了五十万是你运气好,没有把它的风险暴露出来。可能明年你的本金和你的收益就全部没有了。所以我们要把愿意承担的风险留下来,不愿意承担的风险对冲掉就是这个原因。就是我们只去承担沟通好的,客户愿意承担的风险,10%也好20%也好30%也好,那么多余的风险我们就要做处理。也就是说所谓的资产管理工作,第一位是控制风险,控制限定的风险,去博更高的收益。所以是两头都要看的,不能只看收益率。

 


七禾网17目前凯纳采用的策略主要为期货CTA策略和阿尔法套利策略,请您谈谈这两个策略各自的优缺点分别是什么?


韩兴:首先我们的CTA策略本身就是一个策略组,在CTA策略里面包含了上百套的子策略。我们把不同的期货品种,不同周期,不同策略都组合在了这个CTA策略里面。总的来说,CTA策略会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市场出现一个大的单边行情的时候,CTA策略往往能吃到大的,最安全的收益。那么阿尔法策略,从他的情况来看,在下跌市里面,阿尔法策略是比较有优势的。比如说股票大跌,那么由于做了股指期货的空投,所以阿尔法策略优势比较明显。阿尔法策略在整个股票市场震荡的时候也能获得一个相对比较稳健的收益。但它在市场上也会有暴露风险的时候。比如在201411月份、12月份期间,由于权重股大升,那么你选的部分股票现货跟不上指数的上升,可能它的风险暴露比较明显。。在大牛市的时候,CTA策略能获得比较稳定的收益率,阿尔法策略在这个时候可能会出现相应的风险;在震荡市的时候,也是各有千秋;而下跌市的时候,它们也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情况,因为对CTA来说,单边上涨和单边下跌其实是一样的。所以我只能说这两个策略从整体来说它们的关联度比较低。由于关联度比较低,把这两个策略放在一起,它对整个净值收益会起到比较稳定的作用。

 


七禾网18凯纳投资拥有自主开发的交易系统,相对于其它系统而言,它的优势是什么?


韩兴:自主开发的交易系统,因为之前大部分市

  • 广东凯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珠江新城珠江东路K11东塔3828

  • 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洋泾路555号陆家嘴创业街区7号2楼

  • 北京长利凯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通惠河畔1066号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