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

商业量化投资平台兴起 两类模式盈利前景待解

20131104-- 每日经济新闻 --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淘金热之后,卖铲子的人却最终赚了大钱

 

与大多数零和游戏一样,做量化投资是残酷的,真正在市场中能够持续赚钱的人只是少数。商业量化投资平台有延长投资生命期和提高胜算的价值,但行业内从事此类业务的公司也是冷暖不均。看来卖铁铲的生意也不一定好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当下这一行业的市场发展空间似乎很大,各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经营模式,也未形成几家寡头统治的竞争格局。当前量化投资商业平台的使用环境和推广也并不理想。

 

量化投资市场空间大

 

伴随着量化投资在国内兴起和“矿工”(Quant音译)队伍的壮大,商业量化投资平台孕育而生。

 

目前市场上贴有“量化投资”标签的商业软件,在网上可以搜索出一大堆,其中不少实质上类似于荐股软件,有一些告诉投资者什么时候买卖的指标参数。在专业量化投资者看来,这类软件并不能算作真正的量化交易平台。

 

从事量化对冲的私募机构凯纳投资的总经理陈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从事量化投资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一种是借助市场上的商业交易平台。另一种就是建自有平台,自有平台又分为两类,一类是把单个策略做成一个可执行策略,例如一些高频投资策略;另一类是搭建一套集策略、交易、风控为一体的平台,类似于商业平台的缩小版。

 

写一个单策略并非难事,但是要构建起一套相对完善的交易系统却需要一定的财力、人力以及时间成本,这使得商业化平台有它存在的土壤。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上知名的量化商业平台提供商主要有文华财经、金之塔、开拓者(TB)、国泰安、龙软、天软等。它们大多具有金融IT背景,尤其以期货行情、交易软件开发商居多。


这些公司中,起步最早的文华财经从2004年开始涉足期货市场的程序化交易系统,这也使得它成为积累了最多客户的量化平台。而大多数平台起步是在2009年、2010年前后,这与量化投资在我国的发展趋势几乎是一致的。

 

金字塔决策交易系统的开发者,上海金之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之塔)总经理魏巍告诉记者,2010年股指期货上市之后,的确能感觉到有很多人从证券市场转战期货市场来,“因为股指期货刚上市时,我们的用户量一下子放大了三倍。”

 

期货公司也开始乐于与这些量化平台合作,因为期货投资客户的“死亡率”非常高,而通过量化投资能帮助他们有效地延长客户生命力,减少客户开发成本。另一方面,量化投资的方法往往促使投资者增加了交易频率,这也是期货公司所喜闻乐见的。

 

国泰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国泰安)华东机构服务部总经理吴限峰表示,期货市场上从事量化投资的资金占比在10%~15%左右,其中在股指期货中占比尤其高,但相比海外成熟市场高达70%的占比仍有不少差距。

 

两类公司的经营模式

 

 自2010年开始推出量化投资全套解决方案的国泰安今年刚结束第二轮融资,共募集了1.3亿元,并已开始准备明年的第三轮融资了,目前公司在机构业务上还不赚钱。

 

而同一年成立的金之塔在成立首个年度就实现了盈利,“我们现在不缺钱,公司账上现金流足够了。”魏巍表示。

 

国泰安和金之塔正分别代表了这个行业中的两类公司,他们无论从系统本身,还是市场定位,以及盈利模式都大不相同。

 

与国泰安模式类似的包括大智慧旗下的龙软、天软,这类平台的专业性更强,复杂程度较高,与国际上专业的量化平台接轨。其目标客户锁定为专业机构客户,不做散户生意,提供涵盖股票、期货、债券市场的数据、策略研究、回测、模拟、正式交易等全套解决方案。

 

国泰安与客户的合作方式多样,收费模式除了出售产品外,也采取分佣,或与期货、证券公司多方合作。此外,出售的系统还会收取每年的维护费用。基于这些特性,其产品价格也较为高昂。以国泰安为例,今年华东地区最大一笔单子达到293万元,而最小的一笔也有6.7万元。

 

吴限峰表示,上述三家公司共占有机构市场大约50%的市场份额,并没有那一家特别突出。为了抢占市场,国泰安也正在计划推出简化版的系统,更利于初级投资者上手,但同样也只针对机构销售。“量化投资的专业性非常强,注定它的用户是非常小众化的。我想未来能从使用量化投资技术中脱颖而出的,更多地可能是一些3~5人规模、组织松散,但专业性很强的量化投资团队。个人投资者很难形成气候。”

 

另一种模式的公司,如文华财经、金之塔、开拓者(TB)的客户却绝大部分由个人投资者和中小投资机构组成,瞄准的是更为大众化的市场。魏巍表示,这三家公司分食了这一市场的95%的市场份额,其中文华财经客户量最大,金之塔次之。

 

此类公司主要提供基于期货市场量化投资平台,主要提供数据、平台服务,也会根据客户的特点需求编写策略。此类系统的脚本语言基础多来自于原来的股票交易软件,相对简单容易上手。

 

相对而言,此类系统的费用也相对低廉,金之塔采取年费制,目前主要分两档,一档给非常初级的客户,从免费到1800元之间。另一档是针对机构客户,2.8万元一年。开拓者(TB)则采取佣金的收费模式,按照交易所收取佣金的25%提取。

 

魏巍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金之塔的客户结构中约30%是投资公司、私募机构以及专业个人投资者,另外70%是业余个人投资者,不过对公司的收入贡献上,前者的续费率更高,达到80%

 

对于专业金融机构潜在大客户,魏巍表示,“他们的使用习惯跟散户不一样,大机构更愿意花大价钱自建平台而不是使用外部平台,宁愿花100万元请一个工程师也不愿意花50万元买一个平台。”

 

事实上,像金之塔这样的公司更像是一家IT公司,员工总共只有20多人,均是IT背景,宣传则大多依托口碑营销以及公司的论坛。他今年的营业额预计会达到1200万元,几乎是以每年翻倍的速度上涨,预计今年利润在几百万元左右。

 

走高端路线的国泰安目前一年的收入约在5000~6000万元,但由于摊子大、成本高,目前尚不能盈利。但公司是希望能成为量化平台中的万德,管理层的宏伟计划是在2017年实现20亿元的收入。

 

商业平台目前并不完善

 

尽管商业平台尚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通道中,但不少量化投资者对此类平台仍抱有疑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后发现,焦点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其中,最直接还是费用问题,当投资资金量不大时,商业平台不失为经济的选择,然而当资金迈过千万级别后,成本问题就凸显出来。

 

有机构投资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以1亿元的资金为例,使用开拓者(TB)一年下来的佣金支出将达到100~200万元;金字塔系统虽更便宜,但至少配4套系统再加上服务器的费用,也要一二十万元。

 

自建系统初期开发费用较高,约在50~100万元之间,但后续维护成本就会大幅下降。因此需要长期管理大额资金的机构投资者,往往会选择自建基础平台。除此之外,投资者更担心的是第三方平台的安全性问题。作为量化投资核心机密的量化策略,有策略被盗的可能。此前有平台也曾曝出过暗藏后门的问题。

 

对此,魏巍表示,化解办法是加强自律,“如果做量化平台就不要自己做交易,以避免形成利益冲突。”他对内规定所有员工禁止从事期货交易。国泰安则从系统层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使用的是国际上通用的CMATLAB脚本语言,客户写的策略可以加密存储在本地,而不在服务器上,就不会存在后门的问题。”

 

另外,个别对效率要求较高的投资者也认为,商业平台上的模块太多,而大多数使用较少,却拖累了运算速度。“我自建的系统的运算速度是商业平台的十多倍,对于某些投资机会来说,这十几毫秒的区别就是赚钱和不赚钱的区别。”

 

为了改进这一情况,一些商业平台开始支持客户二次开发,让客户根据自己的需求对平台进行调整。

 

 

《摘自[每日经济日报] 2013117 [http://www.nbd.com.cn/]

  • 广东凯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珠江新城珠江东路K11东塔3828

  • 上海凯纳璞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洋泾路555号陆家嘴创业街区7号2楼

  • 北京长利凯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通惠河畔1066号三层